东方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的中文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东方目录网的编辑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34
  • 快审网站:10
  • 待审网站:50
  • 文章:21719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更新日期:2021-05-25 20:39:02 浏览数次:

新时报记者黄中明摄影

旧建筑的拆除,是城市心中永恒的痛苦。

赵突泉(泷源(白雪楼被现代人( 1960年)亲手拆毁。 最近反复查阅济南的文献,多么令人吃惊的是,真正的赵突泉白雪楼在280多年前被摧毁了。

那个毁灭者是当时山东巡抚的岳类别。

是清干隆元年( 1736年(夏秋之交)。

距今正好284年。

有名大楼的往事

白雪楼在济南,曾经有三处。

明嘉靖三十七年( 1558年),一代诗豪李攀龙因不满巡抚陕西殷学而东归,家住济南。 在济南市郊的王舍人和大明湖百花洲中构筑鲍山白雪楼和湖上白雪楼,归还了其挚友殷僭士、许邦才和诗酒。 谱是永恒文坛的趣闻。 李攀龙去世后,二楼也相继倾斜。 明万历十七年( 1589年),当时山东按察使的岭南人叶梦熊,为了拯救平静,又在李攀龙小时候读书的赵突泉东建了泷源白雪楼,表达仰慕、悼念、世代祭祀的意义。 万历四十二年( 1614年(巡盐御史毕怼康在楼西侧建了历史书院。 白雪楼在明末倾斜。 清顺治11年( 1654年)当时任山东布政司的张诼彦又重建白雪楼、改建历史书院,又将历史山书院更名为白雪书院(见侯林、侯环《李攀龙与白雪楼》)。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从叶梦熊到毕怼康、张脍彦等山东官员,他们之所以不惜建造和修缮白雪楼,是因为他们知道李攀龙和白雪楼在山东和济南的价值,因为他们有很高的文化视野。 李攀龙作为明代后七子的领袖,举世公认的风雅正宗是济南的文化符号、文化旗帜,体现着济南文化和齐鲁文化的精神高度。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白雪楼的存亡

清初顺治年白雪楼建成七十多年,到了清雍正年,赳突泉白雪楼达到了生存的关节点。

雍正年间( 1723 ) 1735年),白雪楼年久失修,椽子断了,风雨飘摇,急需修缮。 那时,有济南名师刘伍宽《爬白雪楼》的诗,沉痛地展示了白雪楼的不安现状。

秋九月号北风,月鮨身边死得模糊。

我再次来寻找旧址,浊流驱散了荆棘丛。

狐狸叫着,荧光像豆青灯一样红。

一推门叫陟梯子,线就乱了,缠在沧溟翁身上。

打破窗户合上一半落叶,壁橱的名字被字的尘埃封住。

呜公昔在明代,雄才惊动了孩子吧。

驰骋中原大家的才子,后面覆盖了州前的崆峒。

不仅现在世界很冷淡,还把诗钵作为僧饭的钟借了出来。

戴耳环已经卑微,傲慢,傲慢,想当枭雄。

俗子只败于人意,雅尼能盖过冬天。

公躺在楼上的地下,对面不知道宁非蒙。

无声无息地出门,白雪楼很高空复空。

“誊写本《海右堂遗诗》一卷”

赵突泉白雪楼位于浊流散乱的荆棘丛中,有狐狸唧唧喳喳的叫声。 楼上蜘蛛网密集,破裂的窗户半开。 特别不可原谅的是,当时有个县令修理后为张仙阁,供奉白衣大士像,让龙木主坐在他身边,借用诗钵作为僧饭钟。 这是对先贤李攀龙的巨大亵渎。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济南有识之士烧心如火,纷纷采取行动拯救这座大楼,并以各种方式向执政者呼吁。 任弘远《赳突泉志》中收录了济南名师宋云鈊任弘远写的《任沴湄书》,深切期待任弘远能够利用与山东官员的关系帮助白雪楼的维修。 措辞哀切,动人心弦。 宋皲在信中这样说。 “沧溟(李攀龙号)先生是风雅正宗,赵突泉白雪楼是其遗迹的唯一存在。 但是多年来,除非风雨清除,鸟鼠是不会去的。 然后用那块木料来补棚,其西侧书院已是退垣乱石,荒烟唐草。 虽然是白雪楼,但仍留有峯,依然斩断椽零瓦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另外,宋云鈊在信中说,此时要修白雪楼,有两个有利条件。 一个是现在赳突泉赖盐台三保公题请重新修改。 道光《济南府志职官七》、三保、满洲正黄旗人、雍正十二年山东巡盐御史,上疏题请重修赵突泉。 然后雍正十三年八月,雍正死,干隆即位,诏修天下古迹,特允巡盐御史三保公的请求,泉亭的整修。 (参见任弘远《赵突泉志抒言》。 宋云皲认为,修白雪楼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缘。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由此也可以看出,宋云鈊定于干隆元年(即干隆即位允修赵突泉之后),但此时留下了白雪楼。 岳离济在本年10月(旧历)也可以看出,白雪楼被破坏是在本年夏秋之际(《哀白雪楼诗》在秋阳下写)。

特点之二,任弘远与山东盐运使徐公有有着古老的交往(道台与古老),可以利用这种关系来达到白雪楼重新葺的目的。

为了家乡的幸福,为了济南文脉的传承,这位可敬的济南前辈们,真是煞费苦心。

济南士子血泪的记忆

但是,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苦闷的哀告和执着的努力,谁也想不到,但迎来的却是最悲惨的结局和结局。

白雪楼被拆毁,被强制拆除的过程和经验无法得知。 我们能看到的是当时济南诗人悲泣诉说、血泪铸造的复制品。 任弘远《秋天玩赵突泉,眺望白雪楼很有感觉》:

池塘还是以前的样子,看不到泰源堂。

霜冻前老了,泉水声雨后凉爽。

骚坛盟主要去的,白雪书楼很荒凉。

雅悲沦落,楼被岳抚军摧毁,立起夕阳变低。

民国《续修历城县志古迹考二》

写诗很悲伤! 秋阳下,白雪楼的废墟倍增,荒凉冷漠,叹息不已。

我不知道任弘远冒了多大的风险,但是像这样光明正大地把岳濬((岳濬、抚军、巡抚也) )的名字刻在了耻辱柱上。

类别( 1704(1753 )字厚川。 四川成都人,父亲是有名的战将、威信公大将军岳钟琪,根据《清史稿卷二百九十六岳钟琪传》,终清世,汉大臣拜谒大将军,在满洲士卒隶麿下受节制,钟琪不过一人。 濬先荫生授西安同知,升北路,雍正五年擒山东布政使,六年转嫁晋山东巡抚、干隆元年及后江西、广东、云南巡抚等地。 根据钱甫《清代职官年表》《中华书局1980年版》记载,岳濬于雍正六年( 1728年)六月至干隆元年十月担任山东巡抚,历时八年,毁楼于干隆元年夏秋之际,也就是山东离任前夕。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濬在山东,志书明达宽静、人事富民怀之(道光《济南府志宦迹五》),虽是溢美之词,但主持《山东通志》(岳通志)的修撰,建立泷源书院的功绩还是有的。 但是,此后岳礵就任江西巡抚时,与属吏朋比受贿、夺回官、调调云南、伐木修堤、属吏作弊等诸多恶行。 最后,在其离任的巡逻之后,也有巡逻任务中缺失的库存项目,那毫无疑问是贪污。 《清史稿卷二百九十六岳钟琪传附岳类别》)。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任弘远( 1677? )、字仔肩、号湄湄。 籍贯河东(今山西省),前世经营盐业来到济南。 任弘远年幼负逸才,性吟诵得很好。 弱冠时写过《春草碧色》的诗,被诗坛巨匠王渔洋赏,王被称为春草秀才。 而且据说它可以和王黄叶(苹果)齐名。 长大后,喜欢在天下畅游,南闯北闯,拓展经验,豪爽尚友,结交名师。 交往过的所有现代宗工,在已故的知识、境界上都非常优秀。 古文语言自成一家,有《鹊华山人集》、《赳突泉志》等许多书籍。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除了上面直斥岳类别的诗外,任弘远还写了《白雪楼吊故所在地》。

灰尘从海底飞过,多高的大楼都没有水边。

白雪不能失去名声,乡里人还说李在鳞。

民国续修《历城县史迹考二》

热爱济南的任弘远认为白雪楼被摧毁是济南的灾难。 但是,在济南,在山东,不能因为白雪楼被摧毁就抹杀人们对李攀龙的崇敬。 在干七年刊上镌刻的《赵突泉志》中依然在《建设志》《古迹志》上记录着白雪楼,在《人物志》上介绍张希杰时还特意指出了《赵突泉吊白雪楼》的诗。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张希杰( 1689? 字是汉张,号是东山,别号是练塘。 学习才能。 诗人,学者。 只有减少异议,才能重名,一定要夺冠,不断踯躅场末,以众生结束晚年。 收集书、作文、吟诗、邂逅,虽然家里很穷,但却一辈子都在闲逛。 有《铸雪斋集》。 那首《白雪楼歌》慷慨悲壮: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沧海读书的鲍山下,百尺危楼环精舍。

号称永恒的雪名,一代风流为代谢。

之后,步武仰望前贤,第一泉的头劝他开车。

圣祖銮辖东鲁临、御笔曾题为台西。

齐鲁文荟萃很多,呱嗒呱嗒不分昼夜地闻。

名胜应金石留,谁放弃诚信也不足为奇。

刈牧顿是瓦砾场,春秋禋祀者虚假。

数家乐被埋在青蒿素中,洙泗堂空被草覆盖。

倚西风靠建筑物,萧肖暮景为斜阳秋。

清书稿本《铸雪斋集》练塘纪年诗

曾经韶华无限的风雅之地,瞬间变成了兔葵、燕麦摇荡秋风的平域瓦砾,终于沉浸在悲伤中变成了苏拉巴亚!

干隆后的白雪楼实际上是白雪书院

最近,济南文史家魏敬群给我发了两张清末白雪楼的照片。 其中一张是日本史家桑原驻藏( 1870 ) 1908年) 1908年在济南旅行时拍的。 都是横排一排的二层五楹书屋,高大不高,显然不是高楼,而是书院的管制。 20世纪60年代被拆毁的,正好这座书院的高楼也是。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据文献记载,干隆后,赵突泉白雪楼未建成。 干隆之后,人们口中的白雪楼,不过是后来的白雪书院。 嘉道间济南诗人周乐的诗作为证据。 周乐这首诗的标题是《白雪书院有感》,其副标题是城西赳突泉,即白雪楼故所在地。 因为他来自济南,所以他熟悉这段历史。 当然,济南人来自对白雪楼的无限留恋和怀念。 只能将白雪书院称为白雪楼寄予厚望。

“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其实,在民国成书的续修《历城县志古迹考二》白雪楼条中,现在看不到在鲍山和湖上的人,也就是说在泷源的人也不算老。 但是,这个叙述只是没有引起我们的观察。

最后,我们只以当时的济南诗人杨绅《忆王孙吊泉上白雪楼》为正文进行总结吧。 萩芳草斜阳,白雪楼荒空断肠,燕子无情地忙在水面上。 月亮是黄色的,只有泉水的声音呜咽而冰冷。

原标题: 284年前的劫机:赳突泉白雪楼破坏

值班主任:颜甲

本文:《“284年前的劫难:趵突泉白雪楼被毁”

免责声明:东方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我们将予以删除。